最新动态
黑夜里的烛光 | 那个留在南京的德国人
发布时间: 2021.01.19 来源:南大拉贝纪念馆

黑夜里的烛光|那个留在南京的德国人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年时代都在这个国家愉快度过,我的儿孙都出生在这里,我的事业在这里得到了成功,我始终得到了中国人的厚待。”

——约翰拉贝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了。

8月13日淞沪抗战打响;8月15日始,日军屡屡派飞机轰炸南京;

11月12日,东方的巴黎——上海城在凄风苦雨中沦陷了。

首都告急!一场恶战将在古城南京展开。


 1937年7月7日, “卢沟桥事变”发生,日本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



建立南京安全区


1937年11月22日下午5时,为了尽量减少战争给平民造成的伤害,按照在上海南市设立难民区收容难民的先例,国际委员会平仓巷3号召开会议,讨论建立南京安全区。

 平仓巷3号(南京大学校园内的赛珍珠纪念馆)

 

 

赛珍珠(拍摄于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

 

位于宁海路5号的南京国际安全区总部旧址


 

委员会公推拉贝为主席,金陵大学教授史迈斯为秘书。1128日,委员会正式任命费奇先生为总干事,杭立武博士为中方共事总干事。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约翰.拉贝


 

金陵大学校董杭立武


 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图章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部分委员和拉贝的合影,从左至右:福斯特,米尔斯,拉贝,史迈斯,施佩林,费奇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名单


 拉贝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及红十字会成员在安全区总部门前合影,从左至右:齐阿尔哈茨拉贝马吉波德希沃洛夫


 

 

12月25日,拉贝给德国元首希特勒写信,企图求得他对南京安全区支持。


 

拉贝给希特勒的信

 

拉贝等人又设法将南京安全区的成立转告上海的日本军方,并设法把安全区地图转交日军,请日方进攻南京后不要骚扰安全区。后来,在进入南京城的日本兵身上就发现有画着南京安全区的地图。

 日本军方关于安全区委员会申请的答复

安全区范围示意图


东面:以中山路为界,从新街口至山西路交叉路口;

    北面:从山西路交叉路口至西康路;

    西面:从西康路直至上海路与汉中路交叉路口;

南面:从汉中路与上海路交叉路口起,至新街口起点止。


 

12月1日,南京市市长马超俊向该委员会移交了南京安全区的实际管理权,他交给委员会3万袋大米,1万袋面粉和一些食盐的存条,并允诺拨款10万元法币现金和450名警察。约翰·拉贝成为南京的“执行市长”。

1937年南京沦陷前的南京市市长马超俊


 

国际安全区当时承担了以下六大任务:一、安全区的安全保障,二、难民安置,三、食品供应,四、建立卫生设施,五、医院抢救,六、警察管理等。



安全保障


为了保证安全区内的安全,拉贝等人决定在安全区内所有出入口设置路障,标志警戒线,同时派臂戴安全区标记、手握手枪的警察站岗,对进入安全区人员进行入区检查,负责对安全区边界的守卫。

 

 

 

拉贝和他的朋友们,创造了一个奇迹,面积占全城总面积八分之一的安全区,成为南京市唯一一块得以幸免火灾的绿岛。南京安全区内没有发生日军纵火事件,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鼓楼医院等优秀建筑以及宁海路,颐和路一带几百幢私人小洋楼得以保存下来,完全得益于国际安全委员会强有力的保护,作为历史遗产,其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193712月日军纵火行动中幸免于难的安全区内金陵大学理学院

193712月日军纵火行动中幸免于难的安全区内金陵女大校舍 

193712月日军纵火行动中幸免于难的安全区内美国大使馆

    

 

 

 

 

 

难民安置


南京沦陷后,安全区内聚集了近30万难民,少数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也进入安全区避难,一些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军官也得到了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特别照顾,各个收容所均人满为患。

 

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军官在安全区得到救助

难民涌进安全区的照片之一

难民涌进安全区的照片之二

难民涌进安全区的照片之三

为了使难民区更好地发挥救助难民的作用,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制定了“难民区规则”,同时印发了“告南京市民书”,呼吁南京市民进入安全区避难。

告南京市民书

难民区规则


食品供应


为了让赤贫的难民能够生存下去,国际委员会还在安全区开设三处粥厂,每日施粥两次,时间长达2个月,部分居民从安全区返回原住地后,国际委员会又扩大救济工作,在安全区设立临时难民营,并收容郊区农民,保证每天的粮食供给,帮助进行消毒、防疫工作。

在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部外排队领取救济金的难民

 

 


建立卫生设施


   为了防止瘟疫的流行,国际委员会从上海购买豆类、鱼肝油等物品以及防治白喉等疾病的药品,运进南京,同时修建专用厕所,及时将垃圾和粪便进行清理,避免了瘟疫的发生。

安全区的女难民趁着天气转暖,洗衣消毒、搞卫生以防止温疫的发生  


医院组织救护

国际委员会利用由马林出任院长的基督医院——鼓楼医院收治大量病人,同时救治被日军杀伤的南京市民。

鼓楼医院位于安全区内,收治了许多被日军杀伤的南京市民

 

鼓楼医院的医生护士正在为受伤的南京市民清洗、包扎伤口

威尔逊医生在为被日军伤右腿的14岁儿童医治的情形

中国是拉贝的第二故乡,正如拉贝所说:“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年时代都在这个国家愉快度过,我的儿孙都出生在这里,我的事业在这里得到了成功,我始终得到了中国人的厚待。” 因此,即使德国驻华大使馆曾多次通知拉贝尽快离开南京,在经历了一番精神和心灵的搏斗之后,拉贝终于下定决心,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留在南京。

拉贝写给上海领事馆要求留在南京的信